行男百岳物語-封面.jpg  和葉教授一起「瘋」百岳

 文/張鴻仁(永豐餘上騰生技顧問公司總經理)

 葉金川一定是瘋了,

 否則怎麼會用四十年的時間去完成百岳!

 故事要從一九七三年說起……

 

當時,有一群「瘋子」,更正確的說是四個「瘋」山的人(Fun Mountaineer,詳見本書第二十九頁「四大天王」),將台灣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二百多座高山,挑選出一百座,並命名為百岳之後,台灣的這類瘋子就成等比級數增加。本書就是記載一個瘋山的人,如何以他的黃金歲月,帶著家人和朋友一起「瘋」百岳的故事。

 

葉教授雖然在大學時期就開始爬山,但是他真正立志完成「百岳」,或者說他內心開始對百岳產生「悸動」,應該是在他公共衛生的理想和抱負∣∣開辦全民健保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、對抗H1N1流感大流行等國家賦予他的重任,告一段落之後,才從他內心深處重新浮起。不過,爬高山,不單是體力好就可以圓夢,除了多變的天氣是登山者最大的敵人外,團隊中只要有人有狀況(詳見第四十二頁「林鴻柱迷航記」)整個行程就泡湯。

 

在山友中被稱為「神」的黃宗仁先生(第一○六頁)說,百岳不必是人生的目標。如果連體力、耐力與負重力均遠超乎常人的「神」都有如此深刻的感嘆,可見「登百岳」的確「非常人所能夢想」。

 

但是,葉教授在他六十歲生日的前夕完成百岳,並出版這本「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∣∣行男百岳物語」是用心良苦的。因為台灣的山岳之美,的確非登百岳無法窺其堂奧。如不知山岳之美,我們又怎能體會,在「經濟發展」的大帽子下,人們如何為了開發而摧殘了我們「大地的母親」?(第七十二頁)如非葉教授娓娓道來,我們又怎能瞭解許多高山資源豐富的國家是如何「疼惜」他們的高山,並且在高山上建立「五星級」的步道,其品質與可近性,連盲人都可一「窺」山岳之美。(詳見第六十五頁「福爾摩沙稜線探險」)

 

這本書不是只給登山者看的書,是給所有人的書。它記載了葉教授及其山友的一段登山日子,有辛苦,有甜蜜,有艱難,也有朋友間的相扶持;有驚險(詳見第九十頁「小楊跌落斷崖」),也有雨過天青和死裡逃生的喜悅;有受寒、受凍、雨淋挨餓的辛苦,亦有葉大廚端出國宴(詳見第五十二頁「烏魚子的饗宴」)而滿山飄香的喜悅。當然,還有一段「不為人知的祕密」,就是在登奇萊東稜,由磐石西峰前營地過鐵線斷崖山時(第八十八頁),由於補給斷線,因此「高梁比啤酒多,啤酒比水多」,在登山時,居然可以「山山有啤酒,夜夜有高梁」。難怪,虔誠向佛的山友洪淑娟醫師忍不住說,和葉P爬山,一路上要唸「阿彌陀佛」。(第一四四頁)

 

我和葉教授沒有太多一起登百岳的緣分。不過,有一回一起去走奇萊南峰與南華山(能高北峰),一路上粉紅色高山杜鵑盛開,走在山徑中好像「法國巴黎的比利時花園」,我忍不住說:「我也有一個夢,就是有一天在這座上天賜給我們的美麗花園裡,擺一個餐桌,鋪上白色桌巾,倒上香檳和紅酒,和我太太享受法式情人節大餐!」葉教授聽到,大笑說:「你起肖!」我不敢回嘴,心想:「瘋子和肖仔,有什麼不同?」

 

的確,百岳並非任何人都可以完成,但是讀完這本書,再上網看許多山友登百岳的喜樂;再配上上河文化出版的台灣山岳立體地圖,您也可以像我一樣「說的一口好百岳」。

 

 

立即訂購;《行男百岳物語-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》

 

 

 

fbbooklogo

 

    悅讀俱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