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問行男百岳物語

是什麼樣的機緣讓你愛上登山?登山對你產生什麼影響? 

我大學的時候就開始登山,剛開始的理由很簡單──因為身旁的同學都在爬山,所以我就「糊里糊塗」的一起加入了登山社。我第一次登山,就是去爬玉山和秀姑巒山。那次登山經驗相當辛苦,多數未曾有過登山經驗的同學都被「嚇到」了,從此再也不爬山;不過我很幸運,從此成為愛登山的人。 


第一次登山的感覺,至今仍記憶猶新。站在山巔的臨場感、層層疊疊山巒的空間感,讓我真正體認到什麼是「登高山而小天下」。種種感觸,是看再多山岳的照片、影片都無法比擬的。 

登山的好處實在太多了。年輕時登山,讓我結交了許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;壯年時登山,讓我鍛鍊身體,紓解工作的壓力。尤其有煩惱的時候去登山,能夠放空自我、沈澱心靈,望著雄偉的山林,覺得自己縮小,智慧產生,問題的答案往往也就會自然浮現。 


你為什麼願意花四十年,完成攀登百岳的夢想? 

學生時代結束之後,我工作、出國、養小孩,回國後就進入衛生署……可說忙得一塌糊塗。繁忙的生活,讓我百岳一爬就是四十年,卻遲遲沒有爬完。電影《練習曲》裏的一句話,讓我感觸很深:「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做,一輩子就不會做了。」我想,如果我在年輕時聽到這句話,可能不會有太多感覺,因為人生還有很多時間,但現在可不一樣了。我知道,如果這輩子沒有完成百岳,內心深處一定會有遺憾,所以不如趁著還「爬得動」的時候,用行動去實現夢想。在六十歲生日前完成了百岳,算是圓了自己的一個夢吧。 


你日前出版了《行男百岳物語──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》,最想藉由這本書傳達什麼訊息? 

這本書並不是教人怎麼爬山,或介紹登山路線的「工具書」。我只是很單純地想透過這本書,分享多年來山帶給我的啟示,記錄我與山之間的感情,還有我和山友之間互動的小故事,讓讀者了解「為什麼這群人這麼喜歡山」,進而想要親身去體會台灣山林的美麗。 


這本書裏收錄了很多照片,大部分是我用傻瓜相機拍的。很多朋友跟我說:「既然要拍,何不帶一台專業的相機呢?」可是一來是高階的相機很重,爬山攜帶起來並不方便;二來我認為這些照片雖然不「專業」,卻也傳達了這本書的可貴之處──即使我是個不會攝影的人,用的器材也很陽春,但台灣的山林,拍起來還是這麼美。 


此外,寫這本書我還想傳達另一個觀念──不是非得爬百岳才叫「登山」,我想推廣的,是更「平易近人」的登山運動,所以我在書中推薦了十二座很「容易親近」的台灣高山和湖泊。 


家人也會跟你一起去登山嗎? 

我太太本來對登山興趣缺缺,還曾經抱怨我所有的時間若不是在工作,就是跑去爬山。不過,自從她被我「騙去」爬了幾次山之後,想法就完全改觀了,不但時常鼓勵我爬完百岳,還會陪著我一起登山。夫妻有共同興趣,能讓彼此的生活產生更多交集。 


我兒子讀國中的時候,有一年父親節,他們問我想要什麼禮物?我覺得領帶、刮鬍刀這些錢買得到的東西實在沒什麼意思,就要他們跟我一起去爬玉山。兒子登山時的「表現」比我預期得更好,我們從早上五點走到下午五點,他們都沒有喊累。爬山對孩子而言是很好的活動,除了鍛鍊體力,也能培養他們的耐心和毅力,這些都是課本上學不到的。 


許多不曾有過登山經驗的人,會認為登山很危險,對此你是否有不同的看法? 

很多人錯把登山想像成很危險的活動,記憶還停留在三、四十年前山難頻傳的年代。其實現在台灣的登山環境、登山設備、登山方式,都早就跟以前不一樣了,只要做好準備,登山是很安全的。況且登山並非大家想像得那般困難,以百岳為例,其實一半以上都很好爬。 


台灣是個多山的島嶼,但大部分的人卻沒有爬過山;台灣四面環海,但有很多人不會游泳。西方社會鼓勵孩子多多參與戶外活動,勇於探索,台灣的教育則不然。不少家長對孩子過度保護,小孩要登山,怕他們發生山難;小孩想去游泳,又怕他們溺水……這樣小孩子實在很可憐,到底有什麼事是他們可以做的?況且孩子一天到晚坐在電腦前動也不動,豈不是更容易生病嗎? 


台灣的山真的很美,否則不會年年都有外國人特別組團來台登山。我很希望沒有登山經驗的朋友,不要再看電腦、電視裏那些「虛擬」的山了,去實際體驗,給自己一點親近自然的機會,相信會得到截然不同的感動,也會更珍愛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。 


你最喜歡哪一座山?多年的登山經驗,是否觀察到台灣自然環境的改變? 

我最喜歡的是南湖大山,那裏是台灣除了雪山之外,唯一能看到冰河遺跡的地方,冰河圈谷遼闊的空間感,讓南湖大山展露出「王者之尊」的氣勢。 


登山多年,最讓我喜悅的是看到台灣的自然環境愈變愈好。現在我們爬山,與野生動物巧遇的機率比從前高出許多,我看過好幾次藍腹鷳、黑長尾雉,還有台灣獼猴、山豬、山羌……甚至還遇過台灣黑熊。印象最深刻的是看過體形龐大的水鹿漫步走到營地附近,一點也不怕人。 


我認為與從前相較,從政府到民間,大家對環境保育都愈來愈重視了。例如以前丹大林道可以直接通到七彩湖,旅遊雖然方便,卻也帶來很多破壞。沒有公德心的遊客亂丟垃圾,甚至還有越野車直接開到湖畔亂闖。那時候我很擔心,認為再這麼下去,七彩湖這顆「深山明珠」遲早會被毀掉。幾年前的水災,把丹大林道的孫海橋沖毀了,政府決定不重建,把山林回歸給大自然,七彩湖也終於能夠得到喘息。人們對自然的態度從利用轉為保護,這就是觀念的進步。 


你離開政治圈後轉而投身教育,現在的你比較快樂嗎? 

當然比較快樂,而且快樂很多。我從來不把自己歸類成「政治人物」,我也沒有「政治性格」。我認為「任務」比「職位」更重要。我不會因為「當過衛生署長」而沾沾自喜,但會因為「建立了健保制度」而有成就感。我當衛生署長時最無力的地方在於:醫療、衛生一定要有科學根據為後盾,像「該不該打疫苗」這樣的議題,答案就只有一個,沒有灰色地帶的。因為研究結果不可能因為政治口水,或電視上名嘴的意見而改變。可是很多人只是流於謾罵,不願意冷靜下來思考。被人不分青紅皂白地罵,就只能忍耐啊。現在想起來從政簡直是慢性自殺,相較起來,教書真是再好也不過的工作了。 


誰是影響你最深的人? 

首先是我學生時代的老師,因為他們的教導,我才得以認識、了解,並決心投入公共衛生領域。我在民國六十八年進入衛生署,另一位影響我很深的人,是當時的衛生署長許子秋。我們現在施打的許多疫苗與防疫措施,例如日本腦炎、B型肝炎、霍亂……等,都是在他的堅持之下,才得以建立起來的。我跟著他工作了五年,對他的醫療知識、工作態度非常欽佩,從他身上,我看到「永遠以眾人利益為利益」的風範,而這也是投身公共衛生領域者該有的特質。 


未來是否還有寫書的計畫? 

我希望出版一本書,比較台灣與世界各國的醫療制度,而且用淺顯的方式來說明,讓所有讀者都能看得懂。台灣的醫療制度是世界數一數二的,許多國家都前來台灣取經,只是我們身在其中,不知道珍惜。在台灣看病其實是很幸福的。 


你心中最幸福的片刻是什麼? 

我很感謝我太太,她不但沒有「逼著我去賺錢」,還支持我做我想做的事、享有自由的空間。能時常和她一起爬山,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刻了。 

 

 

本文轉載自《講義雜誌》2010年10月號 文/黃瀚瑩

 

 

立即訂購;《行男百岳物語-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》

 

 

 

fbbooklogo

 

    悅讀俱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