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安東軍,我來了!」 

文/葉金川

二○○七年六月底,我剛離開台北市副市長一職,就安排和太太去縱走能高安東軍,這是最令我永生難忘的一次高山旅程。

 

早在十八年前,我就跟長庚登山隊去爬過,從廬山溫泉走到奧萬大森林公園的上方,這段路通常六天可以完成,安東軍山是這段路最南端的一座山,只有三○六八公尺,百岳中排名九十四,但是它有一顆一等三角點。這是日據時代就有的土地測量方式,當時還沒有衛星定位,要測量繪製地圖,每四十公里左右會有一個一等基點,基點與基點間形成三角型,通常一等三角點會是視野最好的山頭,安東軍是方圓四十公里內展望最好的一座山。

 

當天天氣很好,可以看到日出,太平洋、花東縱谷、花東海岸山脈盡在眼底,太平洋海面一艘貨櫃輪在寧靜的海面畫出一道細紋,它不只是美,是出自內心一種永恆的感動。

 

一九八九年,我就來爬過一次,那次辛辛苦苦花了好幾天來到安東軍山腳,只差四十分鐘即可爬到山頂,可惜當天下很大的雨,安全起見,沒有爬完就匆匆下山,六天的行程,獨漏了山頂。

 

十八年後,再次縱走能高安東軍,終於順利登上山頂,那種克服困難、征服自己、不服輸的感覺,難以言喻,我在山頂上大喊: 「安東軍,我來了!」

 

一九九七年年底,我工作上遇到瓶頸,決定離開健保局,從公職退休,隻身來到花蓮慈濟大學任教。一九九八年是虎年,我屬虎,當時四十八歲,是本命年,有股強烈中年轉業危機的陰影壓在心頭,當時我想,這輩子再也沒有能力去完成百岳了,那時總共完成七十三座,百岳似乎離我愈來愈遠。

 

沒想到,過了十年,二○○七年,終於登上了安東軍山,是我的第八十七座百岳,登上山頂時,內心想著:六十歲前把百岳爬完,該不是夢。我的心情從憂鬱谷底逆轉爬升,感覺自己像個年輕人、如旭日東升般的心情,跟十年前截然不同。

 

我相信,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會迷上爬百岳的原因吧。登百岳,不只是爬山而已,是生活中最主要的一部分,是帶著夢想,去尋找生命中的色彩。

 

哇!真想飛到山上

二○○九年十二月八日,我在花蓮雙潭自行車道,從鯉魚潭往七星潭的方向騎,經過木瓜溪仁壽橋,往東邊看去,太陽正升起,陽光灑在西邊木瓜溪的盡頭,山頂上(奇萊主峰及東稜)像是大自然的畫布,因為我最近剛走完奇萊東稜每個山頭(盤石、太魯閣大山、立霧主山和帕托魯山),所以這次遠望遠方的山頭時,感受完全不一樣。晨曦從暗紅、靛紅到金黃色,顏色不斷更迭,我沿著河堤騎,哇!真想飛到山上。

 

我騎到花蓮溪口的北岸,往北看過去,就是清水大山(二四○八公尺,旁邊有三角椎山二六○七公尺),清水大山延伸入太平洋,這裡就是鼎鼎大名的清水斷崖,葡萄牙人在西元一五四五年前來到這裡的外海,並嘆為觀止,直呼台灣是福爾摩沙,實際上,清水大山後面還有一片更雄偉的山,也就是南湖中央尖山。

 

我另外一個夢想是,划獨木舟從七星潭往北走(順著洋流,由南往北划),划過清水斷崖到花蓮的和平,總計約四十公里,我想從海上看清水大山背後更雄偉的山脈。

 

南湖中央尖跟阿拉斯加一樣美

健保開辦那段時日,我是首任總經理,對我來說,真是個沒完沒了的工作,所有的醫生朋友幾乎都變成我的敵人,苦撐兩年後,業務慢慢穩定下來,民眾對健保的滿意度終於從谷底逐漸爬升,從百分之二十爬到百分之六十多。所以,我給自己放一星期的長假,安排與太太去阿拉斯加度假。

  

一九九七年三月底,即將出發前,連戰院長突然要召開全民健保檢討會議,當時徐立德副院長、衛生署張博雅署長等人都會出席會議,原訂的阿拉斯加之旅只好泡湯了。會議開完,還剩五天假期,我跟太太說,南湖中央尖山其實跟阿拉斯加一樣美,就這樣,太太就被我騙去爬南湖中央尖山。

 

我爬過好幾次南湖大山,中央尖山還沒有爬過,但對我太太來說,這是她第一次爬長程的山,過程跟後來去安東軍山的感受很不同,因為臨時起意,沒有太多安排,是個令人驚喜的旅程。

 

南湖中央尖山是中央山脈內第二高峰,台灣最高的山脈是玉山山脈,主峰高三九五二公尺,其次是雪山山脈,主峰高三八八六公尺,中央山脈最高的山頭秀姑巒山三八○五公尺,南湖大山則是三七四二公尺,在中央山脈算第二高峰,非常雄偉。那是我第一次爬長程的山,爬了五天,在這之前多是爬短程的高山,三到四天即可完成。以往我大多是跟著山友去,利用假期去爬。

 

之前我太太對於我爬山這件事不是很高興,總抱怨說我不是在工作,就是在爬山。但是在安東軍山頂時,她反而鼓勵我把百岳爬完,跟之前她在南湖中央尖山的態度截然不同,南湖中央尖山是她第一次陪我爬長程的山,那次她其實並不是那麼享受登山的樂趣。

 

現在,我一說要去爬山,她總爽快地說:「好啊!去爬啊!」

 

她知道,我這一輩子如果沒有完成百岳,生命就像缺了些什麼。這過程中,影響我最大的就是「練習曲」這部電影中的一句話:「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做,一輩子就不會做了。」如果我在四十歲時聽到這句話,我不會有太多感覺,不會有急迫感,現在就完全不同,尤其在登頂安東軍山時,離六十歲還有三年,應該還有機會爬完百岳,於是趁還走得動,就去把夢想實現吧!

 

我希望這一輩子留下一些能感動自己的事情,不是三聚氰胺、全民健保、H1N1等等,而是爬完百岳,完成一個在我心中放了許久的夢。

 

本文出自《行男百岳物語--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》

 

 

立即訂購;《行男百岳物語-一生必去的台灣高山湖泊》

 

 

 

fbbooklogo

 

 

 

 

    悅讀俱樂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